不多时,应晓月从湖中一跃而出,回到了竹屋内,冲着竹帘后的人怒目而视。

竹帘后的人淡淡地说道:“该是你的便是你的,等着就是,向我口出不逊,你有这个实力吗?”

应晓月刚想狡辩两句,不过念及阴后的恐怖实力,也醒悟过来是自己刚才得意忘形

“无妨。”竹帘后的那人淡淡一笑,接着抬手冲应晓月一招,“你且过来,有些东西给你。”

应晓月听到这话,不由得眼睛一亮,大概猜到了阴后会给她的什么东西,脸上的喜色怎么也藏不住:“多谢向阴后,日后再有差谴,我必定尽心尽力。”

说着话,应晓月轻步前移,一撩竹帘,缓缓走过那道人影。

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那人依个看不清面容,只是向应晓月伸出了一只手。那是一只极为纤细好看的手,匀称有致,柔若无骨,即便应晓月是个女人,见了这只手都不免觉得有些心动。

应晓月的目光都被那只手给吸引住了,好半天没有说话。

“咳。”那人略有些不满地轻咳了一声,纤手一翻,露出掌底的东西,又问道:“可见过此物?”

“一根银针?”应晓月这才看到掌底的东西,脸上不禁露出讶然的表情,抬头想看阴后的面容和表情,却发现自己竟然抬不起头了。

“见过吗?”那人接着问。

应晓月不知道阴后是什么意思,有些迟疑地说道:“我也是自幼学医,银针自然是见过。”

“好。”那人纤手再一动,将银针弹向应晓月,没入了她的脖颈之中,“那就赏你了。”

应晓月完全没想到阴后会再次对她出手,一时猝不及防,摸了摸脖子,惊愕莫明地问道:“为、为什么啊?”

“你想要的东西,就要这一针里。”那人淡淡地说道:“给你一刻钟的时间,能感悟到多少,全靠你自己。当然,如果你沉浸其中出不来,那也是你的命。”

应晓月张了张嘴,还想说什么,只是意识渐渐模糊,像是沉入了一座深渊,无法自拔,万千黑色的潮浪瞬间将她的思绪给淹没了。

伊筱音就在竹帘外,静静地看着这一幕,什么也没做。

“居然不逃?”竹帘后的人语气依旧清冷,如同寒冰一块:“你不怕落得跟她一样的下场。”

伊筱音淡淡地说道:“逃也是没用的,再者说,我本就是来找阴后的,为何要逃。”

“那我现在就在这里,你已经见到了。”竹帘后的人冷声说道:“你待如何?”

“自然是杀了阴后。”伊筱音眼睛直直地看着竹帘,似乎是想穿过竹帘将后面那人看个通透:“既让我自己解脱,也让玄阴族人从此天高海阔。”

竹帘后那人冷笑一声,不屑地说道:“玄阴一族本就是由我创造,因为我生,没有了我,他们能活得下去?简直是笑话,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,也是时候给他们一个教训了。”

伊筱音美眸中泛起一丝怒意:“你所谓的教训,就是要放弃他们,让他们随霜月岛一起沉入海底吗?”

“呵呵。”竹帘后那人轻笑几声,“我即将去往小仙界,那里有更广阔之天地,也有资质更好的人。只要有我在,玄阴一族便能永远延续,岛上近些人已经不是玄阴族人了。”

“用完就丢,还真符合你的作风。”伊筱音冷冷地说道:“难道你就真的没有一星半点身为人的感情?”

竹帘后面那人笑着说道:“想追求无上大道,自然就要弃情绝欲。我的目标是成仙,区区人的感觉,与我何加焉?”

“你的理解只怕有偏差吧。”伊筱音毫不客气地反驳起来,“我从来都听说仙佛慈仁、悲悯苍生,再说了弃情绝欲的说法,只有格局不高的修士才会认同,真正的修仙者又岂会因为所谓情感的束缚而滞停修为。”

“说得好。”竹帘后那人不由得拍了拍掌,笑着说道:“可惜,你说了那么多,也改变不了你自己的命运。”

伊筱音道:“能不能改变,跟命运无关,跟实力有关。”

“好。”竹帘后那人似乎很满意伊筱音的回答,蓦地身影一动,瞬间出现在了伊筱音的身后,“那便让我看看你实力如何。”

伊筱音悚然一惊,对方的速度真是快到匪夷所思了,刚才她竟然完全反应不及。虽说心底惊疑不定,但是伊筱音的脸上却不动声色,反手便直取对方的咽喉。

只是这一击却刺空了。

伊筱音回头一看,果然没有了那人的踪影。

甚至竹屋内除了她跟应晓月之外,已经没有了第三人的气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