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安哲这么说,罗阳知道安哲是认真看过邵冰雨的评论的,不由很振奋,忙道:“安书记,邵科长是我到报社后专门发展起来的特约作者,定期为我们的栏目提供稿件,我今晚约邵科长吃饭,也是为了讨论一篇即将刊发的稿子……”

“嗯。”安哲点点头,“罗总做的不错,评论是报纸的灵魂,评论水平高低,直接决定着报纸的档次和品味。”

得到安哲的表扬,罗阳很开心。

邵冰雨此时有些意外,没想到自己写的评论会引起安哲的关注。

安哲接着道:“小邵,因为关注你的文章,所以,前段时间,我让小乔找罗总了解了一下你。”

听安哲这么一说,罗阳恍然大悟,怪不得乔梁对邵冰雨的文章不了解,原来是安哲关注的。

如此,乔梁就不是想泡邵冰雨,只是为了完成安哲交办的任务。

邵冰雨眨眨眼,原来如此,怪不得乔梁回答不出自己的问题,原来看自己文章的是安哲,似乎自己刚才对乔梁有些误解。

但虽然如此想,邵冰雨还是觉得乔梁是个油嘴滑舌的淫者,对他印象还是不好。

随即邵冰雨又觉得奇怪,安哲为何要关注自己,仅仅是因为自己文章写得好吗?

同样觉得奇怪的,还有罗阳,报纸每天都刊登很多文章,其中不乏好作品,为何安哲独独对邵冰雨感兴趣呢?

接着安哲貌似随意地和邵冰雨闲聊起来,问她的工作经历,问她的个人爱好,问她现在的工作情况,等等。

邵冰雨一一回答。

乔梁坐在那里,边听边观察安哲,知道他是要通过一些细节在判断考察邵冰雨的综合情况。

问了半天,安哲和大家一起喝了一杯酒,然后站起来:“你们继续吧。”

说完安哲就走了。

安哲走后,罗阳有些兴奋,举起杯:“来,我们继续喝。”

乔梁看安哲见过了邵冰雨,又看邵冰雨对自己如此冷淡,不由没了兴趣,无精打采道:“既然邵科长要吃饭,那就别喝了。”

听乔梁如此说,罗阳也只好作罢。

吃过饭,罗阳和邵冰雨离去,乔梁没走,去了安哲房间。

安然和小桃在,她们在吃,安哲在独饮。

看到乔梁过来,安然很开心。

然后乔梁陪安哲喝酒。

一瓶白酒喝完,吃饭。

饭后,安然和小桃去附近逛街,安哲在附近的公园散步,乔梁陪着。

走了一会,安哲摸出手机拨号,片刻道:“运明部长,市文化局有个叫邵冰雨的科级干部,你回头安排人考察一下……”

听安哲说这话,乔梁意识到,在经过一番侧面了解和正面接触后,安哲要准备提拔重用邵冰雨,似乎他根本就不考虑邵冰雨是从关州来的,不考虑邵冰雨和骆飞、秦川是否有什么关系。

一周后,市委常委会。

会上,讨论完其他议题后,骆飞把前一阶段综合治理的情况向大家做了通报,到目前为止,治理进展顺利,各施工项目都在有条不紊推进中。

骆飞通报完,安哲充分肯定了市政府前段时间的工作,又再次做了强调,要求大家上下一盘棋,紧密配合好市政府,保证这项工程的顺利实施。

安哲的讲话定了基调,大家都纷纷夸赞骆飞抓地得力,又表示会全力支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