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徐洪刚犹豫,大背头一拍胸脯:“刚、刚子哥,你告诉我那、那局长的名字,其他的你就不、不用管了。”

徐洪刚皱皱眉头,看着乔梁:“小乔,我去江州时间不长,记不住人,那国税局局长叫什么来?”

显然,徐洪刚在装逼。

乔梁这时明白了,徐洪刚应该早就知道大背头在税务总局那边的关系,他今天约大背头喝咖啡,是想利用他们的关系来惩罚魏厚成,为方小雅和他还有自己出气。

如此,徐洪刚今天来黄原,要办的事还真不少。

“魏厚成。”乔梁道。

“好,我记、记下了。”大背后点点头,又看着徐洪刚,“刚、刚子哥,你是想、想让他进去,还、还是想让他滚蛋?”

徐洪刚看着乔梁:“小乔,你说呢?”

乔梁听大背头口气很大,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能量,但看徐洪刚的表情,似乎大背头不是吹牛逼,似乎他真能办到。

现在徐洪刚这样问自己,不知是真的让自己拿主意还是在考验自己什么。

想到一个堂堂国税局局长的命运突然就攥在自己手里,乔梁不由有些忐忑。

不知为何,虽然大背头和徐洪刚关系很好,虽然大背头是在帮忙,但乔梁不大喜欢他,觉得他身上有一股歪邪之气。

但徐洪刚既然如此问自己,加上自己也确实很讨厌魏厚成,就必须要有个态度了。

“徐部长,眼不见为静,让他离开江州算了。”乔梁谨慎道。

徐洪刚眼皮微微一跳,随即点头:“好,听你的,让他滚蛋。”

“没、没问题,这事包、包在我身上。”大背后哈哈笑起来,“乔兄弟做事很、很仁慈啊,要是换、换了我,非把他办、办进去不可。”

乔梁呵呵笑了下,没说话。

又聊了一会,大背头起身走了。

徐洪刚目不转睛看着乔梁,看得乔梁很不自在。

半天徐洪刚道:“小乔,我送你一句话。”

“你说。”乔梁看着徐洪刚。

徐洪刚缓缓道:“一个男人要想做大事,必须要学会狠,对自己要狠,对敌人更要狠。”

乔梁心里一颤,此刻徐洪刚说出这话,让他有些心惊。

显然,徐洪刚是针对刚才魏厚成那事来的。

徐洪刚又道:“在官场,善良和仁慈有时候是优点,但更多的时候,却是致命的死穴。有时候,你对对手的宽容,就等于自残。”

乔梁默默想着徐洪刚这话,虽然觉得他说的很残忍残酷,但似乎又不无道理。

确实,自己有时候在某些方面太善良,心太软。

或许,男人只有狠起来才显得有魄力。

但男人的魄力非要用狠才能体现出来吗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