骆飞心里得意,知道此时还要配合好唐树森和秦川,叹了口气道:“按说此事在证据如此确凿的情况下,是应该快速从严处理,这样才能给社会一个交代,避免消息扩散后带来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。

可是,鉴于乔梁的特殊身份,鉴于乔梁工作上的一贯优秀表现,我认为此事应该三思而后行,要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,既要控制舆论扩散,还要顾及到实际中的情况。”

安哲看着骆飞:“骆市长,你说的多方面因素和实际情况,指的是乔梁是我的秘书,处理了乔梁,我脸上不好看,对吧?”

骆飞严肃点头:“安书记,我确实是这么想的,不管怎么说,我必须要维护你的正面形象,不能因为乔梁让你陷入被动。”

陈子玉明显感觉出,骆飞这话表面上是为安哲考虑,实则是变相在给安哲施压。

唐树森转转眼珠:“骆市长,你这番话也确实有道理,我们都应该维护安书记的形象,只是,如果不严肃处理的话,恐怕局面会更不好收拾。”

秦川点点头:“是啊,到时局面一旦失控,恐怕会适得其反,恐怕会更让安书记被动。”

骆飞皱起眉头:“你们二位这么说,不是让安书记为难吗?”

唐树森道:“骆市长误解了,我和秦秘书长绝无此意,我们只是站在大局和原则上来考虑这个问题,我们这么说也是为安书记好。”

“是啊,是啊。”秦川一副诚恳的神态。

听他们在这一唱一和轮番给安哲施压,陈子玉内心涌出强烈的反感,尼玛,虽然你们的话有道理,但也不至于如此搞啊。

虽然反感,但陈子玉也觉得,安哲在这事上是没有任何理由袒护乔梁的,不然后果真的会很严重。

以陈子玉对安哲性格的了解,他觉得安哲必定会挥泪斩马谡,即使内心极不情愿,但也要做出严肃处理,甚至这处理会比普通人更严厉。

陈子玉认定乔梁完了,这一劫他断然难逃。

想到乔梁平时的工作表现,想到安哲对乔梁的看重,陈子玉感到十分可惜。

此时骆飞和唐树森、秦川心里都很得意,让他们轮番如此一搞,安哲骑虎难下,必须表态对乔梁和孙永做出严厉处理,没有任何退路。

干掉了乔梁和孙永,特别是乔梁,终于除掉一个心头大患,安哲失去这样一个重要心腹,自然备受打击。

这正是他们想看到的最理想的结果。

安哲这会一直没说话,平静地看着眼前这几位,此时他的心里异常冷静冷峻,他此时很明清,不管这几位说什么,如果乔梁和孙永不能对这视频的内容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,则必须严查严办。

但安哲又困惑,以自己平时对乔梁的了解,他应该不会干出这样的事,特别是视频中乔梁的言谈和神情,似乎略微有一丝不正常。

这一丝不正常,和乔梁接触不多的人是很难觉察到的,但自己和乔梁朝夕相处,细细品味,还是可以感觉出来。

如此一想,安哲不由起了疑心。

不过现在这几位在,安哲并不想马上就找乔梁询问。

当然,在自己有了疑心的情况下,这几位迫不及待想让自己马上表态,是不可能的。

虽然不想马上表态,但安哲也不想拖。

安哲脑子快速转着,突然想起,到现在为止,郑世东一直没有任何动静。

这让安哲又感到有些不正常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