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梅边让售货员打包边挽着妈妈胳膊亲热道:“妈,不贵,我看这衣服你和爸穿着正合适,你们辛苦了大半辈子,穿两件好衣服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这不合适,你们小两口都是拿工资的,挣点钱不容易,可不能这么浪费。”妈妈使劲摇头。

“哎,妈,你就别见外了,自打我和乔梁结婚,就没好好对你们尽过孝心,这次实在要好好弥补弥补。”章梅一副掏心窝的实诚样子。

听章梅这么说,爸妈都很感动,妈妈感动地眼圈都红了。

乔梁站在旁边冷眼看着,知道章梅在忽悠爸妈,这点钱对现在的章梅来说,实在不算什么。

接着章梅就去付款,售货员边打包边对爸妈道:“您二老这闺女可真孝顺。”

“哎,不是闺女,是儿媳呢。”妈妈纠正道。

“啧啧,儿媳这么孝顺,实在难得,二老真的好福气。”售货员啧啧夸赞。

爸妈都开心地笑起来,笑得很骄傲又很自豪,还很欣慰。

给爸妈买完衣服,大家继续逛,走到卖男装的地方,章梅又给乔梁买了一件名牌厚呢风衣,这件更贵,3999。

乔梁实在不想花章梅的钱,就推辞不买。

章梅柔声细语道:“你现在是安书记的秘书,经常跟着安书记出入各种场合,穿的邋邋遢遢,人家会说我不是个尽职的老婆,我可不想在背后被人家数落,听话……”

看章梅对乔梁这么体贴,爸妈都乐得合不拢嘴。

当长辈的,最大的欣慰莫过于看到小辈和谐幸福。

乔梁知道章梅是演给爸妈看的,心里有苦说不出,只能随她了。

这时妈妈道:“小章,光给我们买衣服,你还没买呢,要不你也买一件?”

章梅笑笑,摇摇头:“不用了,妈,我下了班就回家,又不出席什么场合,家里的旧衣服将就穿就行。”

乔梁暗哼了一声,尼玛,装,卧室衣橱里你的各种名牌衣服都放不下了。

爸妈不由暗暗赞叹,这儿媳不但孝顺公婆,不但心疼自己男人,还很会过日子,找到这样的儿媳,实在是老梁家的福气。

看章梅把爸妈忽悠地团团转,乔梁暗暗叫苦,却又无奈。

买完衣服,大家往购物中心外面走,出门的时候,正好遇到张琳、叶心仪和姜秀秀,她们也来这里逛。

见到爸妈,她们热情打招呼。

看乔梁爸妈和她们又熟悉,章梅再次心里犯嘀咕,她们竟然也和公婆认识,自己竟然一直不知道,看来乔梁瞒着自己捣鼓了不少事。

和爸妈打完招呼,张琳、叶心仪、姜秀秀又和乔梁、章梅招呼,乔梁淡淡笑笑,冷眼看了一眼章梅,接着就往别处看,章梅则心不在焉冲她们点点头,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看着乔梁和章梅各异的神态,张琳和叶心仪、姜秀秀都似乎直觉到了什么。

张琳想起那晚在武夷山和乔梁合衣同床的时候,早上差点被乔梁插进去,不由耳热心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