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梁点点头:“对,为了让这特写更加生动丰富,叶部长专门组织记者听我做了一些介绍。对了,我在做介绍的时候,三江的张县长正好过来,也做了补充。”

“哦,张琳补充的是长途汽车站那事?”安哲眼皮微微一跳。

“是的,她主动把那天的事情详细告诉了各位记者。”

“嗯。”安哲点点头,“敢于揭自己的伤疤,敢于直面缺点,张琳这一点值得赞赏。”

听安哲表扬张琳,乔梁又暗暗高兴。

安哲又道:“这个叶部长,是市委宣传部的叶心仪吧?”

“是的,叶部长在市委宣传部分管新闻宣传这一块。”乔梁点点头。

“她倒是个有心人,看起来对新闻这一块很内行。”

安哲这话显然有两层意思,一是夸叶心仪熟悉业务,二是赞赏她做事对自己心思。

乔梁趁热打铁:“叶部长在到宣传部之前,是江州日报社副总编辑,再往前是记者部主任,她做新闻很厉害,文笔犀利,文采过人,曾经被评为全省十大优秀记者,号称江州新闻界一枝笔。”

“怪不得。”安哲点点头,接着道,“这么说,你和叶心仪曾经一起在报社共过事?”

“是的,叶心仪当记者部主任的时候,我是报社办公室主任。”

“那她当副总编的时候呢?”

乔梁不好意思道:“我们是一起竞争副总编的,我那时因为出了那事被张县长查办,耽误了面试,叶部长笔试第二,面试第一,就竞争上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那就是说,如果你不出事耽误面试,这副总编的位置很可能是你的?叶心仪是沾了你出事的光了?”安哲看着乔梁。

“这也不好说,不过也可以这样理解。”乔梁挠挠头皮。

安哲又抽了两口烟:“那叶心仪怎么又来了部里?”

“徐市长到江州后,把她调到部里当了副部长。”

安哲眼皮又跳了一下:“如此说,是徐洪刚重用了叶心仪。”

乔梁笑笑没说话。

安哲沉默片刻,自语道:“为政之道,在于用人……”

乔梁默默看着安哲,不知他此时想到了什么。

这时小桃下来了:“安书记,我把您的卧室整理好了。”

安哲点点头站起来:“我上午换衣服。”

安哲接着上楼,小桃过来收拾茶几,把茶几上安哲的公文包递给乔梁。

乔梁看看小桃鼓鼓的胸,又看看阳台上挂的罩罩,突然冒出一句:“小桃,多大?”

“什么多大?”小桃抬头看着乔梁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乔梁指指阳台,又指指小桃鼓囊囊的地方,挤挤眼。

小桃明白过来,俏脸绯红,抬手打了下乔梁,娇羞道:“大坏蛋。”

乔梁嘿嘿笑了下:“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“就不告诉你。”小桃吃吃笑着。

看小桃笑得很动人,乔梁不由觉得她越发可爱,停顿片刻道:“小桃,你家是哪里啊?”

“三江。”

“嘿,我也是三江人。”乔梁乐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