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梁和冯运明说着话,门外又响起脚步声,推门而入的是张海涛。

冯运明一看到对方,立刻笑着招手,“海涛兄,你可来了。”

乔梁也忙跟张海涛打招呼。

张海涛微笑着和乔梁点头致意,转而对冯运明道,“好你个老冯,太不够仗义了,来了也不顺路去捎我。”

“海涛兄,这你可误会我了,我是直接从单位来的,没有回家。”冯运明笑着解释,原来他家和张海涛的家离得不远,每天出门,基本上都会经过张海涛的家,所以张海涛才会这么说。

两人说笑了一下,随即入座,乔梁也开始喊服务员上菜,而后走到张海涛身边坐下,一边又不动声色打量了张海涛几眼,见张海涛精神起色不错,乔梁暗暗佩服,像张海涛这样提前二线却还能保持这么乐观心态的,无疑很难得,扪心自问,要是换成自己,绝对做不到像张海涛这么洒脱。

“海涛兄,你最近又发福了嘛。”冯运明这时候打趣道。

“我大闲人一个,每天也不用cāo心太多事,自然就心宽体胖了。”张海涛笑眯眯道。

“看你这么清闲,我都嫉妒了,不行,我得给你找点事做。”冯运明故意装出一脸不忿的样子,“最近市里要公开选拔一批干部,想必你也知道,我看面试的时候,你也来当考官。”

“我合适吗?”张海涛愣了一下,随即笑问。

“怎么不合适?你干过副市长,又干过秘书长,我看没人比你更合适。”冯运明道。

“对啊,张主任,我觉得您再合适不过。”乔梁也笑着帮腔。

“行,反正我大闲人一个,你让我去,我就厚着脸皮去。”张海涛笑道,找点事儿干也不错。

乔梁见张海涛答应下来,心里没来由高兴起来,张海涛到时候要是也去当面试的考官,那他想让姜秀秀竞选上的希望就又大了一分。

心里想着,乔梁转头看向冯运明,“冯部长,到时候您应该是面试的主考官吧?”

“嗯,没错。”冯运明点了点头。

听到冯运明肯定的回答,乔梁立刻道,“冯部长,那到时候姜秀秀的事,还得拜托您了。”

接着,当着张海涛的面,乔梁将姜秀秀的事说了一下。

冯运明听完立刻就有了印象,之前乔梁还是因为姜秀秀,才建议他由市里公开选拔,想要帮姜秀秀当上松北县检的一把手,此刻乔梁再次提这个姜秀秀,冯运明第一时间就想了起来。

冯运明这会没急着回答乔梁,一旁的张海涛却是已经先出声,半开玩笑地批评乔梁道,“小乔,你这就不对了,市里公开选拔干部,讲究的就是公平公正,你却带头在冯部长这里走后门,我看你这觉悟有待提高。”

“张主任批评得对,但这事实则是有隐情。”乔梁苦笑,将松北县的详细情况跟张海涛介绍起来……

张海涛听完眼里闪过一丝诧异,朝冯运明投去一个探询的眼神,见冯运明肯定点头,张海涛明白过来,原来里头还有这么一层原因,换句话说,这次市里公开选拔干部,竟然还是因乔梁而起。

“小乔,没想到你在松北的工作这么不容易。”张海涛感慨道。

“苗书记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对我个人有很深的成见,导致我很多工作不好做。”乔梁无奈道。

“很正常,咱们体制里就是这样,一把手拥有绝对的权威,跟一把手搞不好关系,那工作就很难开展。”张海涛深有感触地点点头,接着又道,“苗这个人,人品不咋的。”

张海涛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他对苗培龙的印象很不好,当初安哲还在任时,苗培龙十分积极地想要贴紧安哲,后来安哲调走了,苗培龙立刻就见风使舵投向了骆飞的阵营,因此张海涛对苗培龙十分反感,但有时候张海涛也不得不承认,像苗培龙这样的人,反而在体制里更能够吃得开。

“行了,咱们言归正传。”冯运明笑呵呵敲了敲桌子,“小乔,你要我们照顾姜秀秀,也不是不行,但关键是这个姜秀秀得能走到面试这一关,她要是连笔试都过不了,那我们想照顾也照顾不了的。”

“冯部长,这一点您放心,我相信姜秀秀肯定是能通过笔试的,要是她连这点能力都没有,我可没脸在二位领导面前推荐她。”乔梁笑着给姜秀秀打包票,接着又道,“冯部长,张主任,二位领导绝对可以放心,我推荐姜秀秀虽然是出于私心,但这并不能抹杀姜秀秀的个人能力,她绝对是个优秀的干部,而且她长期在纪检一线工作,我相信她一定能胜任县检一把手的职位。”

“嗯,真要像你说的那样,那我们适当照顾一下这个姜秀秀也未尝不可。”冯运明淡淡笑道,其实照顾姜秀秀是其次,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支持乔梁的工作,这才是冯运明答应地这么爽快的原因。

张海涛没有说话,不过他的态度显然也是默认了冯运明的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