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时,乔梁听到赵晓阳正在给总工敬酒,总工喝完道:“赵总,这个江堤工程的建设,你们集团也参与了?”

赵晓阳道:“是的,因为工程量巨大,市里对工期又有要求,江堤工程是我们集团和水利系统一家一半干的,为了保证工期和施工质量,我亲自靠上抓的……”

赵晓阳这话正中乔梁下怀,他一直想证实这一点,不由暗暗点头,好啊,你靠上就好,老子唯恐这不是你亲自抓的。/18/18505/

接着听常大河道:“水利系统这边的施工,是我亲自靠上具体抓的。”

似乎在安哲和骆飞跟前,常大哥唯恐自己落后,唯恐错过了表现的好机会。

总工道:“好啊,有你们二位一把手亲自抓,我相信施工质量应该没有问题,这也充分说明了你们两家施工单位对工程的高度重视……”

赵晓阳道:“江堤工程是城建综合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,城建综合治理又是市里的重要为民工程、市.长工程,骆市.长非常重视,我们当然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的。”

小舅子非常自然地推出了姐夫,在总工跟前进行吹捧。

虽然不在现场,乔梁不用想都知道骆飞对赵晓阳这话是很满意的,只是不知此刻安哲是什么心情和表情。

听赵晓阳吹捧骆飞,常大河自然不甘落后,接着道:“对对,这是十分重要的为民工程,市里高度重视,我们自然要尽职尽责干好,不能辜负了骆……哦,不能辜负了安书.记和骆市.长的期望……”

常大河中途改口,显然是意识到安哲在座,不能头脑发热一股劲只吹捧骆飞,毕竟安哲才是江州老大。

乔梁哼了一声,狡猾的常大河。

接着听总工道:“骆市.长,你们搞的这个工程,可是太给江州抓面子了,今天来的路上我还在想,如果一切顺利,可以的话,我想把这个江堤工程作为样板,在全系统进行推广。”

“啊……”骆飞微微有些意外,接着兴奋起来,卧.槽,全系统的样板,就是在全国水利系统推广啊,这简直太好了,毫无疑问,这样板工程搞得越响亮,自己脸上就越有光,这可是自己实实在在的政绩,会在自己的江州奋斗史上写下浓浓的一笔。

“总工,那就太感谢你了,我单独敬你一杯。”骆飞举起酒杯,因为兴奋和激动,拿酒杯的手都有些颤抖。

“骆市.长,说谢就见外了,我之所以有这想法,完全是出于公心,可是没有掺和任何私念的。”总工道。

“对对,总工的无私境界让我十分钦佩!”骆飞道。

接着两人碰杯喝了,接着总工道:“当然,此事要在我实地察看完江堤工程后再做决定,虽然大家是熟人,但还是要公私分明,我这个人做事,一向的原则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。”

“对对,是这样的。”骆飞呵呵笑着。

总工又道:“对了,大河,你安排人把江堤工程的设计、施工图纸和效果图的电子版发一份到我邮箱。”

“哦,好的,什么时候要?”常大河道。

“今晚我就要看,这样明天实地察看的时候心里好有数。”总工道。

乔梁不由赞赏总工是个做事认真敬业负责严谨的人。

常大河接着道:“好,我现在就安排,您的邮箱是……”

总工道:“发我扣扣邮箱,我的扣扣号是175562……”

乔梁一听来了精神,用心听着。

常大河:“好的,我记下来,175562……”

乔梁跟着常大河在心里又念了一遍,牢牢记住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