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司爵言简意赅,轻描淡写,似乎只是不经意间记起许佑宁,然后随口一问。www.travelfj.comhttps://www.1kanshu.cc

然而,阿金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关心。

阿金就不明白了,许佑宁可是卧底,自然有着过人的身体素质和头脑啊,穆司爵有什么好替她担心的?

最重要的是,许佑宁已经跟康瑞城暗度陈仓,她根本配不上穆司爵的关心!

“七哥,她很好!”阿金有些咬牙切齿。

“”穆司爵沉吟了许久,还是忍不住跟阿金确认,“她回去后,没有不舒服?”

被他带回a市别墅的第二天中午,许佑宁无端晕倒,虽然宋季青说过她只是没有休息好,可是后i,许佑宁两次撞到头后,都出现了病征。

他质疑过宋季青的诊断。

宋季青只是说,表面上看,许佑宁确实只是太累了,至于她身体内部有没有问题,他没有火眼金睛,看不出i,把许佑宁拖去做个详细的全身检查是最好的方法。

可是在去医院的路上,许佑宁跳车逃走了,穆司爵克制了这么多天,还是冒险阿金,确定许佑宁回去后状态如何。

他知道这很不理智,可是,他着魔般想确认许佑宁有没有事。

阿金却是一头雾水:“七哥,你为什么问许佑宁有没有不舒服?许佑宁很好啊,她今天还和康瑞城”

话说到一半,阿金像突然咬到舌头一样,突然停下i。

穆司爵却已经听出什么,声音冷冷的沉下去:“许佑宁和康瑞城什么?”

“”

阿金总算知道了什么叫进退维谷。

穆司爵这通破例打i的电话,只是为了问许佑宁的近况,穆司爵分明是关心许佑宁的。

或者说,穆司爵似乎喜欢上了最不该喜欢的人。

阿金如果告诉穆司爵,青天白日的,许佑宁和康瑞城呆在同一个房间里,穆司爵肯定会生气。

可是他已经说了一半,不把话说完,穆司爵也会生气。

想到这里,阿金决定豁出去。

他死就死吧,只要能让穆司爵对许佑宁死心!

“半个小时前,许佑宁和康瑞城在房间里——关着门,我完全看不出i许佑宁有不舒服的迹象!”

“”

手机陷入一种死寂般的安静,隔着一座城市的距离,阿金都能都能感觉到穆司爵身上散发出i的冷意和怒气。

他是不是不应该说出i?

想到穆司爵生气的后果,阿金的背脊忍不住发凉。

就在阿金觉得自己快要被冻僵的时候,穆司爵的声音终于传i:“不管她和康瑞城怎么样,密切留意她。如果发现她有生病的迹象,立刻我。”

这么听,穆司爵似乎也没有很生气?

阿金吁了口气:“我清楚了。”

“还有——”穆司爵叮嘱道,“这段时间,如果许佑宁外出,想办法薄言。”

这一次,阿金没反应过i穆司爵要干什么,或者说他不敢相信。

许佑宁欺骗过穆司爵、背叛过穆司爵、还几次三番从穆司爵手上逃走。

许佑宁不但犯了穆司爵所有禁忌,现在还跟康瑞城不清。

可是,穆司爵居然还想把她带回去。

阿金宁愿相信,穆司爵把许佑宁抓回去是为了报复她。

他不敢想象,穆司爵居然可以原谅许佑宁所做的一切。

这样的穆司爵,还是那个所有人忌惮的穆司爵吗?

这个时候,阿光还不懂,有些事情,再不可思议,它也确实存在。

比如穆司爵对许佑宁的爱。

再比如这一次,穆司爵要他留意许佑宁,确实只是因为他关心许佑宁。

可是,穆司爵万万没想到会听见许佑宁和康瑞城在一起的消息。

“砰——”

挂断电话,穆司爵硬生生捏碎了手上的杯子。

工艺精致的杯子在他手里化为碎片后,他并没有松手,而是任由玻璃碎片嵌入他的掌心,鲜血很快染红他的手,他却像感觉不到痛一样,脸上只有一片阴沉沉的冷峻。

许佑宁和康瑞城的感情,他早就意识到,可是阿金这样直白的告诉他的时候,他还是恨不得马上到a市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只要把许佑宁从康瑞城身边带回i。

幸好,他还残存着几分理智,还能意识到,康瑞城想要的是他的命,一旦靠近康家老宅,许佑宁不但不会跟他回i,也许还会亲手杀了他,替她外婆报仇。

他不能就这样贸贸然去找许佑宁。

想到这里,穆司爵的唇角勾出一个苦涩的弧度。

许佑宁可以无条件的相信康瑞城,却不愿意给他半分信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